经常有读者留言,关于爱情、关于婚姻、关于家庭。

昨天又收到一位女性读者的来信: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她和伴侣处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坐在一张餐桌上吃饭像两个拼桌的,都想着赶紧扒拉几口得了,省去面面相觑的尴尬。

躺在一张床上中间彷佛隔着银河,各玩各的手机,各自入梦。

而这样的生活竟然已经持续了近五年,并且有可能会长久地继续下去。

就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,也没有裁判喊停,就这样肆意消耗着、拉扯着。

婚姻成了厚厚的窗户纸,你糊一层我糊一层。只要不破,就天下太平。

问了一圈,同床异梦竟早已成为了中年人婚姻的主旋律。

可双方又都心照不宣地保持着一种高度默契,尽心维护着和谐婚姻的外壳,特别是在子女面前。

在电影《来电狂响》里,文伯和戴戴自大学相识相恋,现已结婚多年并育有一个上初中的女儿。

在家人朋友眼中他们俩是一对模范夫妻,自由恋爱、举案齐眉。

但其实他们俩早已离婚,只是在孩子面前粉饰太平。

在朋友聚会中,手机暴露了戴戴要去医院隆胸的秘密,这个略带敏感的话题将本就不高涨的聚会气氛降到了冰点。

等到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,戴戴问文伯,你都不问我为什么去隆胸吗?

文伯没有给予任何回应,看向戴戴的眼神全是疏远和淡漠。

就这一个眼神,压垮了戴戴对这段婚姻的最后一丝希冀。

于是她索性摊牌了,在女儿面前也不装了。

他们之间不仅是没有性生活,哪怕是还能像邻居间聊聊天、偶尔关心一下对方,也不至于走到离婚这一步。

可文伯早就对曾经的枕边人失去了好奇心,再也没有了了解的欲望。

原来:

爱的反面从来不是仇恨,而是漠不关心。

据民间不完全统计,中年婚姻近70%都是无性婚姻,包括那些看上去还算美满的。

其实,无性婚姻的比例如此之高不外乎两个原因:一是夫妻本就不和,日常生活中能少些争执已是不易;二是相处时间太长,早就没有了新鲜感。

我之前有一位同事阿达,独自一人离开上海的家外出打拼,按常理说,应该很是牵挂家里的妻子和孩子,可阿达却很少回家。

某次,碰巧一起吃了顿饭,又喝了点酒,苦闷的阿达才吐露出心声,原来,夫妻感情早已经支离破碎。

三年前,他和妻子就没有了正常的夫妻生活,之前也有过离婚的想法,但考虑到离婚动作太大不想给双方家庭和孩子造成不良影响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不过,阿达守住了道德没有出轨,但婚姻已是名存实亡。

对阿达来说,他只想把家庭给维护好,其他事情就得过且过吧。

他活成了王小波在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中描写的那种人:“人在年轻的时候,觉得到处都是人,别人的事就是你的事,到了中年以后,才觉得世界上除了家人,已经一无所有了。”

都说中年夫妻的状态就像是一艘夜行的小破船。

爱馊了,情淡了,随便一个小浪花扑过来,都能冲出几个窟窿来。

但现实中也不乏幸福和谐的中年夫妻,虽然爱情的火焰在逐渐消退,但亲情又将他们的关系黏合地更加密切。

婚姻不是轰轰烈烈,而是细水长流。没有了月上柳梢,一起并肩看夕阳也很浪漫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12 月 26 日 10 : 53 PM
您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,请随意赞赏